ray

骄纵(锤基/短篇完结)

格尔伊德:

*Loki从来不担心天打雷劈,因为雷神是他哥哥。


*谁把我惯坏了谁就要对我负责。


*送给这个以为自己是一美老婆的妄想症女人 @荷石  提前祝生快


 


 


Loki在地球的时候伪装过普通人类,由此他得知了忍无可忍的母亲们如何威胁自家调皮捣蛋的小鬼:“再干坏事,会被雷劈的。”


“我犯过滔天大罪,扯过弥天大谎,”那时年轻的神祇不以为然地想,“但真是不好意思,God of Thunder正是在下的笨蛋哥哥。”


所谓有恃无恐。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整个Asgard都知道Loki的恶作剧顽劣异常,八岁那年他捅了Thor的那一次,恰巧路过的侍女惊声尖叫,但最后千叮万嘱她不要声张的反倒是Thor本人。Loki象征性地给哥哥道歉时无辜又乖巧,眼神仿佛伸出尖爪子挠了人又主动蜷在人脚边讨好的猫。


“没事,我很快就会好的。”Thor伸手拍拍弟弟的头,那双蓝眼睛里刚刚有震惊无措痛苦迷茫却自始至终没有愤怒,此刻更是明朗得如同碧海晴空。


搞什么啊。Loki莫名其妙地恼火。我都这么对你了你为什么不生气?


于是他转身就走,Thor虽然不大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追上去哄了弟弟一个下午。


那天晚上Loki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不着,Thor的伤早就恢复了,他也没有生自己的气——可就是睡不着,心里似乎悬着一根线,发间还残留着谁掌心的温度,不知名的情绪啮着他的心。


好吧——我就去看他一眼——就一眼。Loki辗转反侧许久后终于下定决心跳下了床,光脚踩在地毯上将通往隔壁兄长房间的门悄无声息地拉开一条缝。Thor似乎睡着了,他静静走到哥哥的床前,坐在床沿上借着月光看他,从眼睛到鼻梁到嘴唇到下颌,不难想象这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将来会长成沉稳坚毅的模样。


“Brother......?”Thor从一个平淡无奇的梦境中醒来,睁眼看见弟弟坐在床边出神,“你怕冷吗?你想跟我睡一张床吗?”


砰。


Loki跳下地去,头也不回转身就走然后狠狠地关上了房门。


我从小到大第一次主动关心一个人你竟然问我是不是怕冷?谁要跟你睡一张床啊好吧虽然我确实有点想跟你睡一张床因为你抱着我很暖和,但是你直接问出来真是傻透了傻透了我难道会承认我想吗。


Loki又辗转反侧了许久,他想今天晚上怕是不眠之夜。


与此同时隔壁的Thor再度陷入困惑,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老是惹弟弟生气,后来他决定不想了,扔掉枕头蹬开被子直接跑进了弟弟的卧房;刚刚一直听到床单与布料窸窸窣窣的摩擦,他知道Loki还醒着。


“是谁?!”Loki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扯走了自己一半的被子,然后从背后把自己抱住,“——Thor!”


他回头瞪着哥哥,夜很黑,心跳得很快,Thor没看见他脸红。


“对不起Loki,可是我有点冷,我想抱着你。”


Loki觉得自己的火气全没有了,无论什么时候Thor的笑容都明亮得如同热那亚湾最好的阳光。他默不作声地把鼻尖抵在哥哥的胸膛上,整个世界都是令人心安的味道。


 


 


后来长大了懂事了却也戒备了疏离了,Loki野心桀骜欺诈九界,Thor坚毅信实众望所归,Loki从来不听Thor的百般规劝,他玩弄机巧也洞悉人心:Thor不会让他有事——


哪怕万罪千罚。


事实也好错觉也罢,Loki一直觉得Thor强大到不用自己为他担心,他一定会好好的。Mjollnir被Hela毁却的那一刻他仍没有足够警觉——那柄锤子算什么,他想——Thor比那柄锤子强多了。


因此在彩虹桥上远远看见死亡女神冰冷的利刃划过那蓝如浅海的眼,Loki只觉得自己烦躁如狂,他用杀戮宣泄自己灼烧着神经的愤怒,耀彻天地的威裂雷霆之下他的双刀把面前的一切都染红。


Thor你他妈的傻透了。


他想破口大骂,最终只是沉默地看着Thor走到身边,沉默地听他说话,沉默地把Surtr的头骨放入永恒之火。


Asgard燃起焚天的烈焰,鲜血与死亡是诸神黄昏的挽歌。


一切都结束了,我该走了。


Loki这么想着,但是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飞船上的Thor身后,从镜子里看见哥哥惊讶的目光。


“如果你是真的,我真想给你一个拥抱。”


“I am here.”抬手接住Thor本想打在他脑袋上的瓶盖,微笑。


下一秒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Thor把他结结实实抱在怀里。一点没变,像小时候那样。


然后Thor给了他一个不容逃脱的吻,唇舌纠缠激烈得近乎迫不及待的掠夺,Loki被放开之后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思维,不用看镜子他也知道自己脸上滚烫。


“Oh——我本来只想吻你的额头,”始作俑者看上去无比真诚,“你知道的,一只眼睛看东西有时候会偏。”


究竟谁才是God of mischief?


“My brother,你将来一定是个无赖的昏君。”咬牙切齿。


“有你帮我不就行了。”


【END】


 

评论

热度(215)

  1. 墨团子格尔伊德 转载了此文字